阅界>灵异>【GB】众享夫君(女攻np) > 废章勿买
    赵长乐推开长门宫的门,多年未修的宫门“吱呀”一声响,最近一直忙着和母皇明里暗里斗,她已经快一个月没来这里了,不大的庭院里一身着素衣的年轻男子在作画,他微微露出的腕子在阳光下透着莹润的光,旁边一个半大的小童在一旁伺候着笔墨。

    那男子显然是听到了动静,抬头微微眯起眼望向来人,雪肤乌发,轻轻地绾了个简单的发髻,不像这冷宫里的侍君,倒像是九天外的谪仙。

    看到来人,他笑了笑,道:“殿下今日怎的有空来我长门宫了呢,小松,看茶。”

    还不待小童应声,长乐就摆了摆手说:“茶嘛,这里不是有吗。“她看了看成碧手边饮了一半的茶杯,颇有意味的笑了一下”梅香,带小松下去。”

    大皇女每次来这长门宫都是要和成侍君独处的,这干啥嘛,大半个皇宫的人都知道,但唯独那头上一片草原的女帝却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赵长乐走到他旁边,看他正在画门前那棵海棠树,扯了扯嘴角笑道:“你倒是好雅兴啊。”

    他浅浅笑了笑,说道:“这海棠最近几日开的极好,想着趁着好光景画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卿比花娇呢。”赵长乐最喜欢的就是逗他,看着他面上风平浪静,但红晕却悄悄爬上耳尖的样子有趣极了。

    她一只手握住了成碧的手,春日午后天气还有一点凉,成碧的手摸起来也微凉,她摸着就像在摸一块温润的玉,另一只手拿起了成碧刚刚作画的画笔,用笔端微微抬起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成碧就这么仰着脸看着她,那双总是波光粼粼的眸子映着满树繁花和她的脸。

    她拿着画笔,在他莹白如玉的脸上作画,他纤长的睫毛微微颤着,像脆弱美丽的蝴蝶在扇动翅膀。

    她最喜欢他这双波光潋滟的眸子,她在他眼角下花了一朵海棠花,配上这双婉转多情的眼,像那画里走出来的海棠花妖。

    画罢,她微微低下了头,吻上了成碧的额头,因为成碧一直坐在石凳上,她只需要微微低一下头就可以吻到他。

    她抵着他的额头说道:“渴了。”

    成碧立刻反应过来,拿起自己饮了半盏的茶水喝下去,然后主动抱住长乐的脖子吻上她的红唇。

    有些凉的茶水顺着柔软的小舌哺过来,她绞住这灵活的舌,汲取他口里的甘甜和空气。

    这一吻不知持续了多长时间,结束时成碧整个人都晕乎乎的,原本浅粉色的嘴唇被亲的红艳艳的,不知道是沾上了赵长乐唇上的胭脂还是被亲的。他的衣襟不知何时也被大喇喇的解开,露出雪白的胸脯和粉嫩的茱萸。

    赵长乐看着被亲的晕头转向,眼泪汪汪的男人,心里满意极了。她这个父君真是个轻轻一挑逗就动情的人呢,她那成天沉迷于求仙问道的母皇不理自己年轻漂亮的贵君,那她自然有义务替她的好母皇开发开发这俱身体,让他在自己的掌下绽放。

    她从看到成碧的第一眼,就对自己说,这个男人,她一定要得到。她想扒光他繁复的衣衫,看他在她身下婉转呻吟,想看他这霜雪琉璃般的眼睛染上尘世的情欲,想看这矜贵的世家第一公子变得淫荡不堪。

    反正她总是这样,喜欢看美玉破碎,琉璃染上污垢,华美的衣袍被虫子蛀蚀,人也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