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界>灵异>成为老板儿子炮友后我上位了 > 去我房间吗?带路
    连绵一周的阴雨天气总算在最近有了终结,雨季结束。接下来几个月,A城将迎来它一年中最美好的光景。

    任凭自然风光绮好,打工人还是得雷打不动地到点上班,弹性下班,白白浪费日间奢侈的阳光。

    苏莳集团七层业务部的某个角落,周钰埋在工位里,整个办公司却回荡着他劈里啪啦的键盘声。以他为圆心,半径两个工位以内的人面面相觑,切掉无线开始私聊他大早上生气的原因。

    本来一天早八上班就烦,为了挤公司门口的煎饼果子摊,周钰差点迟到没打上卡。不仅如此,挤电梯的时候还迎面碰上自己领导的领导,虚情假意地问候一番后一口煎饼果子没吃上,又被领导叫去办公室拉了上周业绩单。

    小会结束出来,果子比他心还凉。

    换谁谁心情能好?

    耳机里躁动的摇滚乐一首接一首,那些嘘寒问暖的同事们周钰一个也不想回,停下手里的动作目光幽怨地盯着屏幕角落不断跳动的消息提示图标。

    操,忍一时越想越气。

    周钰蹿一下站起来,揣着烟就猫到六七层指尖的楼梯口准备泄泄火。火星忽明忽灭,浓厚的烟味将他整个包裹住,闭目吞云吐雾间一道冷漠男声突然响起,“让让。”

    正常时间,这个楼梯口是不会有人出现的。周钰吓一哆嗦,连带着指缝间夹着的烟也没捏稳,烟头直直往他最近刚买的限量版球鞋上撞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上班时间偷摸鱼抽烟,周钰有火发不出,只能盯着那个刚刚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的身影干生气。

    尼古丁解决不了的事情,换酒精来试试看。

    下一秒,周钰就叫了一帮子酒友,在A城最大的酒吧定了位置。

    是夜,灯光、音乐、酒精、尼古丁多管齐下,周钰不知道自己灌了自己多少酒,他迷离地靠在沙发上仰头望着头顶闪动的霓虹灯。

    身体被酒精浸淫后产生的灼热感让他头晕目眩,连带着乳尖和下面都产生异样的瘙痒。他起身,准备叫人陪自己出去吹吹风。

    卡座就剩下他一个人,周钰暗骂:“靠...”

    真他妈聚是一团火,散是满天星。一个小时都没有,七八号人都跑光了。

    从身体内部散发的邪意愈发强烈,他摇摇晃晃起身,扶着沙发一步一顿地往外走。十步不到,就感觉自己落进一个人怀里。

    酒精上头,周钰看不清对方的脸。看不清,那就摸。

    他眯着眼,从脸一路往下摸——脖子中间有个上下滑动的硬块,胸部也不似女人奶子一样柔软有弹性,两腿中间....他妈的鼓起来一根,还挺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