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界>仙侠>夕阳下的十年 > 文夕的回忆之四
    傍晚时分,红霞漫天。

    通往远方的柏油路宽敞平坦,两侧是一望无际的绿茵平原。

    两个中年人并肩走在夕阳中,平行的影子愈拉愈长。

    几许微风阵阵,撩人心扉。

    “我多希望我们不是开车来的。”瘦削单薄的男人这样说。

    另一个人轻笑道:“那就把车轮胎都扎了,四个轮胎加一个备胎,全扎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,你这人真是……”他无奈地笑,红霞落在他脸上,就像是在苍白病态的面颊上抹了一层胭脂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在任何地方结束你的生命,家中,医院,还有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我并不想死呢,”他抬手伸向远方的天空,“这样的景色,我真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握住他的手,宽厚的大掌包覆住瘦弱的手掌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“你的时间还很长,比你想象的要长,我可以带你去看各种各样你想看的风景。”

    申十偏头看他,“文夕,如果你能在十年前对我说出这样的话,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有遗憾了。”

    文夕缓缓摇头,岁月已经在他面颊上刻下了道道痕迹,那双黑眸里映着红霞,“哪有什么完美的人生,就算没有这个遗憾,也会有那个,全看你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时常会想起从前,你对我的种种,好也好,坏也好,我都忘不掉。”申十牵动嘴角,癌症削弱了他的躯壳,但却留下了另一种美,那是他所不曾拥有的,文弱书生的美。

    文夕偏头看他,突然又笑了,“申十,你这样真让我可怜你,都想为你殉葬了。”

    申十也笑了,暮色在他眼中流转,就像把这世界所有的美好都收进眼里,文夕寂然良久的心突然狠狠跳动,他脸上那嬉笑的神色渐渐收起了。

    抬手抚上对方的脸轻轻摩挲,文夕轻声说:“没想到,临死前你还能牵动我的心。”

    申十脸上挂着微笑,“那我荣幸之至。”

    他们额头相抵,鼻尖隔着虚空不时擦在一起,文夕垂着的眼突然挑起,和直勾勾看向自己的人对上视线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闭眼?”